三国全面战争赚钱
  1. 治療實例

當前位置:首頁 > 資訊動態 > 媒體報道> DDW 2018:結直腸癌與腸道真菌組成有關嗎?

  • DDW 2018:結直腸癌與腸道真菌組成有關嗎?

    時間:2016-11-04 08:50 來源:欣欣佳美 返回上頁

    很簡單淺顯的道理,望大家發自內心感受到熬夜對身體帶來的壞處。身體是革命的本錢,想想如果我們失去了健康,等于失去了一切。

    美國時間 6  月 2  日上午,在沃爾特華盛頓會議中心舉辦的美國消化疾病周(DDW2018)上,美國胃腸病學會(AGA)組織了胃腸道微生物群和微生物疾病的杰出摘要全體會議。來自香港大學深圳研究院消化內科及藥物治療所的 Olabisi Oluwabukola Coker,在會上分享了他們團隊關于腸道真菌組成及菌群失調與結直腸癌的關系的最新研究成果。


    屏幕快照 2018-06-12 下午4.50.55.png


    結直腸癌通常與腸道菌群失調密切相關,那么真菌的菌群失調是否參與其中?

     

    眾所周知,腸道菌群失調與包括結直腸癌(CRC)在內的腸胃疾病有關。雖然腸道細菌的變化在 CRC 中已被廣泛研究,但對真菌微生物群的研究尚不充分。這項研究的目的在于探索與 CRC 相關的真菌群落。 


    在早期和晚期 CRC 中,觀察到由不同的真菌群落構成的 CRC 階段特異性菌群失調 


    研究團隊收集了來自香港 74 例 CRC 患者和 92 例對照者的糞便,采用鳥槍法宏基因組測序,通過測序所得的 K-mer 圖與最低祖先的基因組數據圖譜比對,進行分類。校正年齡、性別、BMI 因素后,采用多元線性回歸模型分析真菌特性和疾病表型之間的關系。采用 SparCC 和 Spearman 相關系數分析腸道內真菌和細菌的相互作用。以來自德國和法國的 90 例 CRC 患者和 66 例對照者對實驗結果進行驗證。 


    在 CRC 患者和對照組中,主要的真菌微生物群是子囊菌和擔子菌。然而,在 CRC 患者中,擔子菌與子囊菌的比例較高 (P = 0.0042),同時存在馬拉色菌增多 (P<0.0001),酵母菌 (P<0.0001) 和肺孢子菌減少 (P = 0.0017) 的現象。主成分分析(PCA)結果顯示 CRC 組的腸道真菌組成和對照組顯著不同(P<0.0001)。 


    有趣的是,在早期和晚期 CRC(PCA,P = 0.0048)中,觀察到由不同的真菌群落構成的 CRC 階段特異性菌群失調。13 個真菌種群的不同,造就了 CRC 組與對照組的顯著差異,實驗組和驗證組中的受試者工作特性曲線下面積(AUCs)分別為 0.85 和 0.77;以實驗組 AUCs 0.83 和驗證組 AUCs 0.76 為節點,可以診斷早期的 CRC。 


    進一步的生態分析顯示,與對照組相比,CRC 組中出現更多有共存關系的真菌 (P<0.0001),伴隨一些新的共生菌群的出現,包括 Thieloviopsis、Moniliopthora 和馬拉色菌屬。然而,與對照組相比,CRC 組中真菌和細菌的關系,更多的是排斥,主要體現在真菌子囊菌和細菌變形桿菌之間呈負相關,提示在 CRC 中真菌和細菌的拮抗關系。 


    腸道真菌組成及菌群失調與結直腸癌關系密切 


    本次研究證實,在 CRC 患者中存在相關的真菌群落失調,其特征是真菌菌落組成的改變,以及不均衡的內部和外部生態網絡。這意味著除了細菌外,腸道真菌微生物群可能確實在結直腸癌的發生發展過程中起著作用。

三国全面战争赚钱